广东26选5开奖结果|广东26选5开奖直播
您好!今天是:歡迎光臨渭濱區紀檢監察網!http://www.gbhve.tw 渭濱區紀委信訪舉報電話:0917-12388 0917-3128303
當前位置:

首頁 >> 警鐘長鳴


湖北鄂州鄂城區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王承章警示錄

[ 消息來源: | 文章作者:本站 | 發布時間:2017-01-04 | 瀏覽:1130次 ]

貪官懺悔:自己外表披著黨員的皮囊 心卻已經死掉了

原標題:目中無紀,走向另一個極端

  王承章在撰寫懺悔書。 鄂州市紀委供圖

  王承章,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區人,歷任沙窩鄉黨委書記、燕磯鎮黨委書記等職,2006年11月任鄂城區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,2012年1月任鄂城區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、主任。一路順風順水走來的王承章,未料到因為違法亂紀,在臨近退休時,人生會走向另一個極端。

  2015年9月10日,湖北省紀委發布消息,王承章涉嫌嚴重違紀,接受組織調查。經審查,王承章嚴重違反黨的紀律。2016年4月11日,鄂州市紀委發布消息,王承章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。

  “現在回過頭看來,只覺得自己好像只有一具軀殼,外表披著黨員的皮囊,心卻已經死掉了”

  1957年,王承章出生在鄂城區新廟鎮的一個貧寒家庭。

  “我是農民的兒子。”“永遠跟黨走。”這是1980年王承章就讀咸寧農校遞交入黨志愿書時寫下的話語。1983年,26歲的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入黨的那一刻,他喜極而泣。

  如今,身陷囹圄的王承章回憶往事,一邊懺悔,一邊反思:“當年入黨,一方面有信念感召,另一方面,因為窮怕了,只有讀書、入黨、提干才有出路。”

  共產黨員意味著什么?這個問題,王承章直至身陷囹圄都沒有想明白。對組織的教育培養,對同事的支持幫助,對群眾的信任期望,他不但沒有心存感恩,反倒如“怨婦”般認為組織對自己不公,自己應該得到更多。

  他在懺悔書中坦言:“多年來我完全忽視了政治理論學習,工作學習只是圖應付、掙面子、搞形式,忘記了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,失去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”,“現在回過頭看來,只覺得自己好像只有一具軀殼,外表披著黨員的皮囊,心卻已經死掉了”。

  王承章信念動搖、內心失衡,在外因的誘導下看似偶然實則必然地滑向了嚴重違紀之路。他的墮落再次表明,信仰需仰視而守,更要俯身躬行。黨員領導干部只有堅定理想信念,對黨絕對忠誠,才能在各種誘惑面前堅定立場,守住底線。

  “原來是窮怕了,后來是一切向錢看,想著法子搞錢,結果自己變成了金錢的奴隸”

  王承章曾自言,入黨30多年,十分珍惜、十分在意黨員身份,要為黨奮斗終身。可事實上,黨員身份和手中權力不過是他攫取個人利益的工具。

  擔任鄉鎮黨委書記期間,他手中有了實權,平時吃吃喝喝和收受禮品禮金不斷。擔任鄂城區政法委書記和人大常委會主任以后,他說話辦事“方便頂用”,賺錢來錢“門路大開”,更是自我感覺良好。此時的他已完全不像個黨員領導干部,身染江湖習氣,與老板們推杯換盞,與社會人員勾肩搭背,以權謀私,收受賄賂。他在懺悔書中寫道:“當時認為收別人的錢都是替別人幫忙,能幫別人擺平麻煩就是能力;親戚朋友找來也是看得起,盛情難卻,有的還要還禮,是一種禮尚往來。這些人送錢送禮說到底還是看中自己的權力和地位。”

  王承章對“經商之道”樂此不疲。他自認為極具商業頭腦,改革開放初期就往返湖北、廣東販賣手表,后來又合伙投資開辦鑄造廠。“一切向錢看,會搞錢才是本事”的理念在他的腦海里根深蒂固。擔任政法委書記期間,他與其情婦互相利用,共謀利益。

  執紀人員表示,王承章分管何地,其情婦的業務就拓展到何地;王承章工作上負責什么項目,其情婦的業務就進軍到什么項目。情婦的生意只要遇到困難,王承章馬上四處為其打招呼,親自出面高息借錢,挪用公款為其籌措周轉資金,甚至將情婦的一些個人費用拿到單位報銷。

  王承章嚴重違反廉潔紀律,從收受禮品禮金開始,到后來的貪污、受賄、挪用公款,欲壑難填,欲罷不能。落馬后,他懺悔說:“原來是窮怕了,后來是一切向錢看,想著法子搞錢,結果自己變成了金錢的奴隸。”

  “我沒有按照一個黨員的標準講老實話、做老實事、當老實人,沒有去修正自己、改正自己所犯下的錯誤,一次又一次地錯失了組織給我的機會,使自己越走越遠”

  黨的十八大后,面對中央正風反腐的高壓態勢和堅強決心,王承章視而不見,滿心盤算著還有多長時間的“大好時光”,演繹著退休前最后的瘋狂。他什么紀律、規矩都不顧了,貪污侵占、收錢收禮、亂收濫發、揮霍浪費、違規經商、腐化墮落,不收斂、不收手,頂風違紀。

  2014年年底開始,針對王承章的信訪舉報不斷,其違規經商、作風問題等在社會上傳得沸沸揚揚。已有耳聞的他色厲內荏,惶恐不安。他擔任過政法委書記,與政法部門接觸交往多,熟知辦案方法,面對組織調查,心存僥幸的他決定“最后一搏”,對抗組織調查,嚴重違反政治紀律。

  在組織對其進行談話時,他故作憨厚老實,對相關問題一概否認。省委巡視組、市紀委主要領導多次找他談話,他不但拒不交代相關問題,甚至還安排財務人員篡改、隱匿財務資料,與相關人員串供,簽訂虛假合同制造偽證,清理轉移辦公室工作筆記本、高檔煙酒等物品,做足對抗組織調查的“功課”。

  多行不義必自斃。王承章的“垂死掙扎”并沒能挽救自己的命運,反而加速了自己的滅亡。在接受組織調查后,他后悔不已:“我沒有按照一個黨員的標準講老實話、做老實事、當老實人,沒有去修正自己、改正自己所犯下的錯誤,一次又一次地錯失了組織給我的機會,使自己越走越遠。”

  “在領導崗位上,自己盲目自大,心理浮躁,我不管別人,別人也別想管我,時間長了,自己就像一只溫水里的青蛙,等到醒悟的時候為時已晚”

  王承章到鄂城區人大工作后,認為組織對自己不公平,沒有將自己安排在更重要的實權崗位,心理上極度不平衡,叫嚷著“準備退休”。抱著這種無所求、無所謂的思想,他在工作上放棄了應盡之責,不但沒有履行主體責任,還帶頭違紀,胡作非為,嚴重違反工作紀律。

  他成天無所事事,把主要精力用于謀取私利,長期處于混日子的狀態。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他的放縱導致鄂城區人大黨組織班子軟弱渙散,機關管理混亂,4名副縣級領導干部和鄂城區人大機關全體在職干部全部涉嫌違紀。

  他擔任領導干部期間,唯我獨尊,把同事善意的提醒當成是跟自己過不去,工作和生活處在無控制、無監督狀態。他和情婦的不正當關系問題,區人大機關可以說盡人皆知,但無人管,無人問。在鄂城區財務管理問題上,他主持召開主任辦公會,參與決策的班子成員集體研究制定“內部政策”,違反規定“拉贊助”、亂收費,一派亂象。

  在他從“小打小鬧”到嚴重違紀的過程中,監督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。他在懺悔書中寫道:“在領導崗位上,自己盲目自大,心理浮躁,我不管別人,別人也別想管我,時間長了,自己就像一只溫水里的青蛙,等到醒悟的時候為時已晚”。

  王承章的墮落再次表明,各級黨委(黨組)要切實履行好主體責任,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,真正嚴起來、管起來。唯有以紀律為尺,以紀律為戒,抓早抓小,管到位、嚴到份,才是對黨員干部的真正關心和愛護。(吳新明)


打印  |  關閉


?
广东26选5开奖结果 龙虎和刷流水教程视频 必兆娱乐平台手机版 捕鱼赢现金10元提现 北京赛车2期6码计划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3u娱乐平台注册网址 重庆时时提前3分钟开奖 金凤凰彩票pk10 北京pk10预测软件免费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